山东环保数据打假:用技术创新反制技术造假

时间:2019-09-20 12:11编辑:dede58.com

  石敬华很忙。

  作为山东省环境信息与监控中心污染源监控室主任,他忙数据分析,忙执法检查,还忙着到全国各地讲课——现在,他已经是打击污染源监测数据造假的专家。

  石敬华长得粗壮敦实,身上都是故事。记者跟着他、磨着他,连续地走、不断地看、起劲地聊。

  不到3年时间,山东省查处环保监测数据造假案件36起,移交公安机关19起,拘留20多人。他和他的10位同事参与了所有的查处。部门同事多是年轻小伙子,执法打假行动中爬墙上房攀烟囱,个个好身手。

  猫捉耗子一大堆,战果闪闪亮,心头却沉甸甸。

  一些企业和地方,在监测数据上做手脚,偷排披上了偷数据的“隐身衣”。去年6月环保部通报7起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例,山东占了4起。

  就在那次通报会上,环保部不但没有对山东提出批评,反而特别介绍了山东经验,如何提升监控水平,如何“以牙还牙”,如何技术反制……末了,这位负责人解释说:不是山东做得不好,恰恰相反,是因为他们的手段多,容易发现问题。

  山东的手段当然多。石敬华打开电脑,课件丰富充实,讲起来头头是道,信心百倍地要与数据造假斗到底。

  这样的自曝“家丑”、自断“退路”,在更大背景上,得益于山东省委、省政府实事求是的态度。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说:“主要领导跟我讲,不要管别的地方怎么样,山东要坚持实事求是。有这样的胸怀,山东的环保工作就干得开、干得好。”

  “自曝‘家丑’,自我揭短,不怕数据难看吗?”记者问张波。

  “实事求是天地宽。再难受也要坚持实事求是。”张波挥挥手,“现在可能数据难看一点,心里难受一点,但这是推动我们工作的动力。坚持下去,我们自己跟自己比,就会逐年改善,持续进步,就能跟老百姓交得了差。哪怕眼下倒数第一,也要沉得住气。”

  数据质量是环境监测的生命线。张波这样认识数据监测的意义:“数据监测是环保工作基础中的基础。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。监测数据弄虚作假,就会影响环境管理和环境决策,误导公众,影响政府公信力。”

  “所以,”他一字一顿地说,“对环保数据造假必须零容忍!”

  不打招呼,独立调查

  每一次打假都是一场战斗

  “我今天出差,晚上不回家了。”

  给妻子这样打电话,石敬华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。电话那头,妻子本能地要问去哪里,顿了顿,最终没问,挂了电话。

  有时候问,丈夫也是支支吾吾。他干的是环保执法检查,每次行动严格保密,只有行动小组的两三个人知道。对此,妻子早就习惯了。

  接到举报,分析数据、研究方案,对石敬华来说,意味着又一次执法打假行动即将打响。

  行李包平时就放在办公室,抓起来背上就出发。走廊东头是器材室,整齐搁放着几十个黑箱子,上面写着“监控执法”。有烟气采样仪,有手持式烟气分析仪,一应俱全。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,一阵清点检查,“啪哒啪哒”关好锁扣,人已经出现在走廊里。

  “手机!别忘了充电宝!”身手利索的石敬华,一边走,一边回头提醒同伴,手里是几十斤重的采样仪。

  每一次独立调查行动,都是一场战斗。

  何谓独立调查?这是山东省环保执法检查的“撒手锏”,即不打招呼不通知、不用当地陪同,一竿子插到底。

  “以往调查,由省市县环保部门联合查处,会事先通知当地环保部门,呼呼隆隆十几人,行动慢,效率低,还容易走漏消息。当地做好了充分准备迎接检查,路线和内容也常常是当地安排好的,很难发现真正的问题。”山东省环保厅环境监测处处长张庆伟说。

  独立调查就不一样了,规定“四个自行”:自行安排调查路线,自行安排食宿,自行安排检查的时间和企业,自行安排汇总情况。“改变了以往看材料、听汇报、走过场的套路,每次下去,几乎都能抓到‘大老鼠’。”张庆伟说。

  “注意保密”,是每次行动前反复强调的纪律。保密到什么程度?差不多当天,组员们才知道去哪里,去检查哪些企业。“就我们两三个人知道,连厅长等领导都不知道,事先也不需要向领导汇报。”石敬华不无“得意”地说。

  “出发一般在下午,先是趁着白天到企业周边踩点,熟悉环境。等到晚上再行动,出其不意。”为什么要晚上行动?张庆伟解释说,“企业偷排偷放大都选择晚上,不易被发现,再说造假痕迹也容易消除。”

  那次到莱芜独立调查,查处泰山阳光电力造假,干净利落。

  头一天下午,检查组悄悄到企业附近熟悉外围。几根烟囱高高矗立、吐着白气,石敬华嘀咕着,问题会出在哪里呢?

  第二天凌晨,天蒙蒙亮,驱车到企业大门口,石敬华冲进传达室,亮出执法证,牵制住门卫。门卫睡意蒙眬,醒过神来,迟疑着要摸手机,被石敬华一把按住。窗外,执法车辆一溜烟地开进厂区,直奔监测站房。

  “如果当时没有牵制住门卫,他就会通风报信,监测站房工作人员就有时间把参数修改回来,就不好抓造假证据了。”石敬华介绍,这起造假,是企业工作人员修改斜率这项设备参数,从而使监测数据由不合格变成达标。

  这样的行动,对石敬华来说,是家常便饭。妻子老担心,有一次甚至说,有机会的话,你换个岗位吧。石敬华笑着劝她,你不用担心,他们干坏事,本来就理亏,能拿我咋样?

  “毕竟是独立调查,人少,常常又是在夜间,当然有风险。”张波说,查到违法违规的企业,轻则罚款,重则停产整顿,甚至对有关人员要采取行动措施,有的要拘留。触动了企业利益,有的人当然急眼。

  张波由衷感慨:“这几年,山东环保人具备了一种忠于职守、敢打硬仗、勇于担当的精神。每一次执法检查,明知有风险,没有哪一个说我不去了。对环保违法,这种气势本身就是一种震慑。”

  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

  以技术创新反制技术造假

  赶到莒州水泥公司,检查组被门卫拦住了:有证件,也不能进,说是要请示领导。石敬华心急火燎:你干扰执法,要负责的。门卫一脸横劲儿:负啥责?你能把俺咋着?

  这个情景,发生在一年半前。石敬华笑笑说,这样的“闭门羹”,他经常吃。

  这起案例中,本是医疗器材的输液管和针头,却被企业作为造假工具。不过,技术再“高超”,还是没能逃过石敬华和同伴们的“火眼金睛”。

分享至: